五月

Posted on 2021-05-31,2 min read

▪ 突然想到,如果有灵魂贩售机,什么样的灵魂可以标最高的价?什么样的灵魂可以有最好的销量?是高尚的,有趣的,还是自由却无用的?

▪ 追求所谓“善”的结果所带给自己的幸福感,很多时候,远不能抵消过程的劳累。
不是所有的好都是值得追求的。珍惜自己的精力太重要了,想清楚自己想要的这些都是为了什么,想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,而非面面俱到。
很多事情八十分就够了,甚至六十分就够了,这么想且这样去做,挺好的。
理性还是可以摆脱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的。永远在路上。

▪ “妈妈,做人好难啊,我想当小狗。”
“好,那你下辈子当小狗,妈妈还养你好不好。你下辈子就当一只小白狗,最漂亮的那种小白狗……”
行吧,小白狗西高地或者大白狗萨摩耶都行,不过这投胎……emmm有点难度。
算了,当只流浪狗能被妈妈捡到也成。

▪ “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吃,想笑,想爱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”

▪ 又是睡得支离破碎的一晚。断续的凌乱的睡眠像是一地的玻璃碎渣,一个夜晚里要无数次被这些玻璃渣子扎得生疼生疼。
天亮的时候,是一天里最累的时候。

▪ 牢骚、抱怨、发脾气、寻安慰……都是求救,是渴望有人可以拉自己一把,一下就把自己拉出泥坑。很多时候这管用,但也有很多时候,这世上并不存在这样一双闪闪发光的、强劲有力的、可以一把将自己拉出泥坑的手。并不存在。
生命是一直面对。

▪ 每天都要给自己熬鸡汤。
什么时候才能熬完啊。

▪ 那么此刻,你会想你想要什么样的灵魂,还是想紧紧抱住自己的灵魂呢?这是一个来自魔鬼的问题。